Tel:400-0411-939
資訊中心
資訊中心
當前頁面:網站首頁 > 資訊中心 > 企業新聞
2018年鉻礦市場回顧與2019年市場展望
時間:2019.01.07

       經歷了2017年的驚心動魄之后,2018年低迷的市場行情,使得鉻系業界人士怨聲載道,直言無法盈利難以生存。18年一路走來,低迷的行情越演越烈,鉻礦市場陷入混沌的局面,貿易商更是舉步維艱。尤其是18年2季度開始,美元匯率走勢越發強勁,人民幣開始持續貶值,鉻礦貿易商承受壓力倍增。不論是南非系還是主流系鉻礦同時大幅走跌,鉻礦貿易商幾乎全線陷入虧損。雖然國內鉻礦價格頻頻走跌,然而全國主要港口鉻礦庫存卻大幅增加,自4月突破300萬噸大關之后,港口庫存持續增加,8月底甚至高達383萬噸,達歷史最高值。業內人士對后市多持消極態度,鉻礦貿易商也開始流失。
一、2018年鉻礦市場回顧
1.鉻礦現貨價格 
       根據網站18年鉻礦幾大主流鉻礦現貨價格的統計可以看出,年初受到工廠集中采購的刺激,價格出現小幅上漲,其中南非鉻精礦作為中國合金工廠使用量最大的原料,今年40-42%南非粉現貨價格,最高達到43元/噸度,但截止目前42%南非粉現貨價格在31元噸度左右,下調幅度達12元/噸度。
       進入3月,因下游鉻鐵價格持續走跌,鉻礦現貨價格開始走軟,加之國內港口庫存持續上漲,鉻礦現貨價格難以抬頭,持續了長達半年的小幅走跌,即便7月國內主流鋼廠高碳鉻鐵招標價格大幅上調700元/50基噸,工廠生產利潤空間增大,鉻礦現貨價格也表現出上漲乏力的狀態。
       上半年鉻礦現貨價格基本處于下行趨勢,部分業內人士對后市持消極態度,鉻礦進口商家也無意采購期貨,6月底至7月份,國內期貨訂購幾乎處于“斷檔”狀態,直到9月底因期貨采購斷檔,港口庫存得到消耗,下游工廠雙節備貨,鉻礦現貨價格才出現了小幅度的上調,南非系上調幅度僅有2元/噸度左右,主流系由于近年來工廠不斷調整生產配方,減少鉻礦塊的使用比例,導致主流鉻礦塊進口量銳減,港口貿易貨難尋,此輪上漲幅度達5元/噸度左右。
       南北方鉻礦現貨價格差異較大,主要還是由于南方港口現貨庫存幾乎均為合金工廠自有貨物,貿易量屈指可數,尤其是主流塊出現缺口的現象,因此工廠想補倉難度增加,鉻礦現貨價差也逐漸增加
       進入4季度,主要港口鉻礦現貨庫存重回“2”字頭,港口鉻礦貿易商也多無資金壓力,無意低價拋貨,尤其是主流塊礦商家,港口貿易量較少,多數礦商本身所持貨量也不大,因此鉻礦現貨價格得以維穩運行。
2.鉻礦期貨價格 
       18年鉻礦期貨價格基本與現貨價格維持統一走勢。1季度末,國內現貨成交困難,鉻礦價格開始走跌,因此不論是工廠還是進口商都推遲采購計劃或者減少期貨采購,鉻礦外商壓力增加,鉻礦期貨價格受到影響,特別是中美貿易戰之后,美元匯率走勢強勁,國內鉻礦進口壓力增加,2季度末,國內鉻礦進口處于“斷檔”狀態,前期鉻礦期貨大量采購,現貨成交困難導致國內主要港口鉻礦庫存“突飛猛進”,2季度鉻礦庫存基本維持在350萬噸的高位,因此不論是工廠亦或是進口商都基本暫停采購鉻礦期貨,供應商為了迎合國內市場,只能頻頻下調礦價以促成交。直到3季度,國內港口庫存得到消耗,國內需求增加,采購支撐鉻礦價格小幅回調,但由于國內終端不銹鋼市場持續低迷,鉻鐵零售價格持續走跌,鉻礦現貨成交困難,期貨價格也只能被迫下調。進入4季度國內鉻礦現貨價格開始止跌,鉻礦期貨價格也獲得支撐開始平穩運行,其中土耳其進入冬季之后,鉻礦開采力度大幅下降,期貨備貨周期延長,即使國內期貨詢盤量一直不大,但也難以壓制國外供應商拉漲礦價的積極情緒,期貨報價上調5美元/噸CIF。
       美元的強勁走勢使國內貿易商期貨采購壓力倍增,但南非蘭特貶值卻給予南非鉻礦供應商莫大的支撐。8月份之前蘭特一直處于相對穩定狀態,進入8月,蘭特開始處于貶值狀態,尤其是8月中旬美元兌南非蘭特一度跳漲10%,至2016年6月以來最高水平?;謊災?,對于南非鉻礦供應商而言,因為蘭特貶值的巨大貢獻,南非40-42%精礦期貨價格從180美元/噸(CIF)降至160美元/噸(CIF),南非當地出口商并未受到十分明顯的負面影響,承擔的虧損也不大。這也是此輪南非鉻礦外商價格妥協之快的一個主要原因。
       就目前中國鉻系市場的現狀而言,港口主流系鉻礦現貨雖然少,但工廠及鉻礦貿易商卻也并沒有加大進口量。如進口量一直位居第2位的土耳其,2017年1-11月累計進口107.19萬噸,2018年1-11月累計進口為85.69萬噸,同比減少20.06%(21.5萬噸)。現貨市場,幾大鉻礦現貨港口,主流塊成交量及成交密集度都不高。國內市場需求疲軟,雖然鉻礦外商盡可能控制供應量,但依舊不能阻止期貨價格下調。上半年主流系價格整體呈下行趨勢,如土耳其40-42%塊礦自3月份335美元/噸(CIF)開始,到6月底的265美元/噸(CIF)累計下調高達70美元/噸(CIF),如此快速大幅度的價格走跌,導致不論是工廠亦或是貿易商更無意大量定制主流系鉻礦期貨,唯恐價格繼續走跌,從而導致主流系國家供應量減少,即便如此也未能減緩期貨下滑趨勢,下半年幾大主流國家鉻礦期貨價格還是呈現下跌趨勢。直至年底,國內現貨價格企穩,期貨價格才得以維穩運行,但截止目前土耳其40-42%塊礦價格在225美元/噸(CIF)左右,18年累計下調幅度仍超過100美元/噸(CIF)。
3.鉻礦進口量 
       據海關數據統計,2018年1-11月累計鉻礦進口量為:1308.94萬噸,平均每月進口量109.08萬噸,同比增加3.42%(2017年1-11月進口量為:1265.97萬噸)。目前預計12月進口量為115萬噸左右,即18年全面總進口量為1424萬噸,再創歷史新高。
從統計圖可以明顯看出,18年上半年鉻礦單月通關量多數時候都處于高位,單月最高達到155萬噸。主要原因:2017年底鉻礦迎來上漲,加之18年春節大假之后,國內工廠采購集中釋放,現貨持續上調,激發合金工廠及鉻礦貿易商超高操作激情,操作量劇增,鉻礦通關量大幅增加,港口的平靜、長時間未有成交反饋更多只是表現為鉻礦貿易商。
2018年鉻礦進口仍然以南非系為主,1-11月南非系鉻礦進口量為:995.52萬噸,占進口總量的76.06%,鉻鐵工廠生產不斷調整其生產配比,主要以南非系鉻礦為主,主流鉻礦使用比較逐漸下降。鉻礦進口主要以鉻鐵工廠自主進口(或者開證公司)為主,真正作為鉻礦貿易商操作的企業已經屈指可數,港口貿易鉻礦量逐漸減少。

4.鉻礦現貨庫存 
       從網站統計可以看出,今年1-8月鉻礦庫存處于持續上漲的趨勢,按照國內工廠生產量來看,即使下游合金工廠整體開工情況良好,但由于鉻礦進口量一直大于鉻礦消耗量,港口庫存也未能得到有效消耗。其中8月底全國主要港口鉻礦庫存甚至高達383萬噸,創歷史新高。直到9月份鉻礦進口量僅為85萬噸,國內鉻礦到港量減少,加之工廠積極為“雙節”備貨,國內主要港口鉻礦庫存得到快速消耗,鉻礦港口庫存才重回“2”字頭。
       鉻礦現貨庫存實際就是一把雙刃劍:低位庫存有助于鉻礦價格,但加大合金工廠采購難度,話語權導向鉻礦供應商;高位庫存利空鉻礦價格,下游工廠更容易掌握主導權,不會輕易被供應商牽著鼻子走。合理的庫存才能最好發揮蓄水池功能,利于鉻礦價格平穩,市場健康發展。
       內蒙地區作為國內最大鉻鐵生產基地,大型合金工廠自主進貨大量進天津港,致使天津港鉻礦吞吐量增加,加之天津港至內蒙的汽運也為工廠節約不少成本,從而造就了天津港的地位,目前天津港鉻礦庫存維持在150-200萬噸之間。曾經的連云港、上海港卻由于工廠輻射范圍逐漸減少,工廠鉻礦采購轉換,港口庫存僅維持在20-30萬噸左右。南方港口以往一直以湛江港為主,但由于湖南、貴州、廣西等地工廠為節約運輸成本以及港口費用,增加了對欽州港的庫存裝卸,導致目前欽州港庫存在40-60萬噸之間,湛江港目前僅有幾萬噸的鉻礦庫存,港口庫存差異越發明顯。
5.鉻礦消耗量
       據網站統計,2018年中國鉻系市場高碳鉻鐵總產量為527.27萬噸,其中內蒙地區為281.34萬噸,高鉻總產量同比2017年增加33.75萬噸(2017年為493.52萬噸)。因此18年用于國產高鉻生產鉻礦消耗總量為1180.42萬噸,同比增加73.91萬噸。
       18年全年國內低微鉻鐵生產總量為54.9萬噸,鉻礦消耗量為82.35萬噸。
       按照每月最大值為7萬噸,18年鑄造、耐火、鑄造鉻礦消耗約為84萬噸。18年鉻礦總消耗量約為1346.77萬噸,即112萬噸/月以上。鉻礦高銷量一直是鉻礦期貨供應積極心態的有利支撐,礦商往往能挺價成功也是基于鉻礦高銷量。因此鉻礦價格最終還是由供需基本面決定。
 二、2019年鉻礦市場展望
       首先就目前鉻礦價格來看,鉻礦內外盤價格均處于較低水平,隨著國外礦商開采費用增加,鉻礦期貨成本也相應增加,期貨價格下調空間勢必減少,加之國內鉻鐵工廠開工率不斷增加,鉻礦剛性需求不斷擴大,鉻礦供應商對國內鉻系市場抱有樂觀積極的心態,因此更加不會輕易大幅下調期貨價格。大型不銹鋼廠有過16年的經驗之后,勢必不會再出現國內工廠大面積停產的情況,下游整體開工情況將維持現有水平,鉻礦現貨價格有了上下游的支撐,大幅下調可能性較小,但因貿易戰的影響,國內宏觀經濟短期難有改善,因此鉻礦價格大幅拉漲也較困難。
       南非系鉻礦的地位將難以撼動,隨著工廠不斷調整生產配方,主流系的使用量逐漸減少,而且越來越多的非主流國家鉻礦的進入,所謂的主流系界定將越來越模糊,性價比將成為各方競爭最有力的因素。
       其次則是鉻礦進口量方面,18年鉻礦進口總量預計約1420萬噸左右,其中南非系占75%以上。從進口量排名不難看出,越來越多的進口量維持在合金工廠手中,19年無疑也將延續此種狀況,不論鉻礦貿易商操作難度是否增加,鉻礦市場貿易量是否減少,工廠都將維持穩定的進口量,因為這樣對于工廠來說即可保證生產供應可以持續發展,又可避免鉻礦供應商漫天要價,導致成本不可控。
       再則消耗量來看,19年鉻礦消耗量將依舊維持高位。雖然環?;蚪⒉糠致浜蟛薌醪踔鐐2?,但由于新增產能的不斷投入,高鉻總產量應該依舊維持高位,鉻礦消耗量自然水漲船高。
       供應量方面,期貨價格受到國內鉻系市場的影響,難以出現爆發性行情,因此鉻礦山及期貨供應不會選擇放量開采或者供應,整體供應量應該是匹配中國鉻系市場消耗量。
       消耗量居于高位水平,工廠維持穩定進口量,鉻礦期貨采購形成固定采購周期,那么鉻礦現貨港口庫存也將難以出現較大變化。筆者認為全國主要港口鉻礦庫存將維持在250-300萬噸區間。
       總而言之,19年鉻系市場,雖然操作難度依舊較大,但市場穩定性較強。目前鉻系市場行情難有大漲大跌,但貿易市場的唯一真理:供需決定市場,鉻礦剛性消耗大量存在,鉻礦商家就一定有操作機會。
三、2018年鉻礦市場大事件回顧
5000億的大目標:山東日照規劃先進鋼鐵制造基地
       山東省日照市將繼續發揮沿海的鋼鐵產業成本優勢,規劃鋼鐵及配套產業園,目標是全力打造5000億級“先進鋼鐵制造基地”。
2018年鋼鐵企業重組或將再次開啟
       在去年獲得優異表現后,2018年,鋼鐵行業的去產能目標又有了新的提升。工業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業司近日發文強調,2018年要繼續堅定不移抓好鋼鐵去產能工作,力爭提前完成“十三五”去產能的上限目標,嚴禁以任何理由新增鋼鐵產能。相關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鋼鐵行業實現完全去產能1.15億噸,已經超過了鋼鐵五年去產能1億噸的底線,距離“十三五”1.5億噸的上限目標,還剩幾千萬噸的規模。
明拓集團一期80萬噸鐵素體不銹鋼項目立項
       據包頭綜合廣播報道,明拓集團160萬噸/年稀土鐵素體不銹鋼項目,目前一期80萬噸鐵素體不銹鋼項目立項手續已完成。該項目總投資60億元。項目全部完成后可新增產值120億元,利稅12億元,形成“鉻礦—高碳鉻鐵—不銹鋼”的產業鏈。
Tharisa鉻精礦生產擴產計劃
       Tharisa作為南非鉻礦幾大主流供應商之一,一直以供應南非鉻精礦為主。據悉,Tharisa計劃新建兩個鉻精礦生產項目:the Vulcan plant and the Apollo Chrome and PGM plant。The Vulcan plant耗資3億蘭特,產能38萬噸/年;The Apollo Chrome and PGM plant,同樣耗資3億蘭特,產能18萬噸/年。即2020年,Tharisa鉻精礦生產旨在達到200萬噸的年產量。
全球最大不銹鋼企青山鋼鐵2017年成績單:不銹鋼粗鋼產量同比增長28%至748萬噸
       來自青山鋼鐵董事局2017年度年終總結大會傳遞出的消息,青山鋼鐵集團2017年實現銷售收入1615億元人民幣,折合美元256.48億美元,超過2017年世界排名第429位的艾伯維公司(256.38億美元),有望跨入世界500強俱樂部,至少已經非常接近世界500強俱樂部的大門。
印尼成為全球五大鋼鐵進口國之一
       據印尼《雅加達郵報》2月8日報道,印尼鋼鐵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印尼進口鋼鐵643萬噸,占其年鋼鐵消耗總量的48%;2015年和2016年,印尼分別進口鋼鐵685萬噸和649萬噸,為全球五大鋼鐵進口國之一。
特朗普正式簽署關稅法令 鋼鋁分別征收25%和10%關稅
       北京時間3月9日凌晨,特朗普正式簽署關稅法令,將對進口鋼鐵和鋁分別征收25%和10%的關稅,關稅將會在15天后生效。
以反貿易戰為動力 提高中國鋼鐵業的國際競爭力
       由于中國處于城市化擴張的過程中,在一個擁有十三億人口的市場,巨大而且持續的鋼鐵需求刺激了鋼鐵產能的不斷膨脹。這是一個階段性的產物,也必然伴隨著城市化速度的下降而產能萎縮。但是,中國鋼鐵產品結構失衡明顯,低端鋼鐵嚴重過剩,而高端產品則需要大量進口,比如汽車、造船、海洋工程、先進軌道交通、電力裝備等領域主要使用進口鋼材。這要求中國企業要加快低端過剩產能的出清,將主要力量用于產品創新攻堅。中國企業要將鋼鐵國際反貿易戰作為動力,盡快實現產品結構的調整與升級,提高中國鋼鐵業的國際競爭力。
進軍南非,千萬噸級不銹鋼生產企業將誕生
       日前,業內被一則題為《中國投資者簽署了在南非建立100億美元冶金綜合體的協議》的新聞刷屏,內容提到:
       協議已經簽署,綜合體目前仍處于規劃階段,計劃建造一座不銹鋼廠、一座鉻鐵廠和一座硅錳廠。經濟特區計劃容納年產300萬噸不銹鋼、300萬噸鉻鐵和500,000噸/年硅錳的工廠。投資者希望在3月底之前獲批,并開始施工。
青山控股獲津巴布韋鐵礦開采權
       10月12日消息,津巴布韋礦山和礦業開發部部長WinstonChitando表示,政府已經授予中國青山控股集團(TsingshanGroup)在東馬紹納蘭省的奇武地區礦山的鐵礦開采權,以便該公司在當地投資建立不銹鋼鋼廠。
青山鋼鐵旗下2億美元Afrochine鉻鐵項目獲津巴布韋內閣批準
       Afrochine Smelting(Pvt)Ltd成立于2012年,是隸屬青山集團的子公司,主要從事鉻礦開采和冶煉。目前正在Selous建立一座先進的鉻鐵冶煉廠,第一階段投資2500萬美元,現已完成2 x 16.5MVA冶煉廠的建設,每年可生產5萬噸鉻鐵,且消耗120000公噸鉻礦和24000公噸焦炭。第二階段將投資1億美元,用于建造四個更大的熔煉爐(4 x25MVA),每年可生產高碳鉻鐵20萬噸。
寶武再出發!600萬噸項目開建!
       11月28日,寶鋼德盛精品不銹鋼綠色產業基地開工慶典在福州羅源灣開發區金港工業區舉行開工慶典儀式,標志著寶鋼德盛近600萬噸產能規劃步入新階段。
南非公布新礦業憲章實施細則
       南非礦業部長戈維德?曼塔什(Gwede Mantashe)日前公布一項長達54頁的文件,詳細介紹了礦業界按照第三礦業憲章(Mining Charter III)要求必須遵循的過程、程序、格式和模板。9月27日,南非政府公布了社會期待已久的礦業憲章,新憲章對所有權、選礦、采購和供應商開發需求等作了規定。
年產80萬噸高碳鉻鐵、硅錳合金項目落戶豐鎮市
       該項目由內蒙古王遠實業有限公司投資15億元,建設年產80萬噸新材料(其中高碳鉻鐵40萬噸,硅錳合金40萬噸)及配套設施、煤氣回收綜合利用項目,項目占地約600畝,分三期建設。